夹竹桃天蛾

一个小萌新,请多指教
最近吃悠花,福华,静临,巍澜,all律

控制不住自己点喜欢的手,我真的没那么杂食,不过看见好看的图就忍不住想点,所以收藏功能什么时候出啊...
(滚去学习了)

看见厉害的太太就想表白怎么办?

毀弃与埋葬 2

我:我想写文!
我的手:不你不想
(错了我这就更2333333)
*吸血鬼设定
*ooc满天飞

那是他永远触碰不了的东西。
如同金子般闪耀,却如烈焰般灼人。
但他还是忍不住向往着它,忍不住欣赏它,忍不住把手伸出黑暗的房间,飞蛾扑火一般,哪怕被灼烧的皮开肉绽,也在所不惜。
花少北从幼时起便知道了自己与常人不同,他昼伏夜出,黎明的光辉会将他灼伤,黑暗却是他最好的屏障,夜晚他的感官都变得无比敏锐,时刻搜寻着“猎物”的信息。
是的,猎物。血族的内心永远是高傲的,他们时时刻刻强调着自己的高人一等,人类对他们来说只是提供血液的动物。
可花少北接受不了,他无法像其他族人那样撕开人类的动脉,大口饮用四处喷溅的,甚至还滚烫着的鲜血。于是在他八岁时,他逃了。
没有生活来源的他只能流落街头,对鲜血的渴望烧红了他的眼睛,本能急切催促他进食,但另一个他却在努力的咆哮着劝阻他。
当有好心人试图帮助他时,他却对着那人脆弱的脖颈舔着嘴唇。
最后他缩在避光的角落里无声地哭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时间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“你确定就是这里吗?”忽悠嫌弃的扯下头上黏住的蜘蛛网。
“地图上标示的就是这,应该不会错。”莫里斯稍微停顿了一下,等候着与蜘蛛网纠缠的忽悠。
“闲的没事儿来第一次案件的现场干什么?有这时间去调查最新的不好吗?”
“你以为这件事交给你,就真是归你管了?”莫里斯一声轻笑,“最新的线索当然是要留给他们,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工作,也不过就是拿来敷衍你们这种新人的。”
“是吗?”忽悠看向一边的灌木丛,一点闪光吸引了他的视线,他快步走过去,扯下了那个东西。
“我可不这么觉得。”
一个银制的十字架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。
莫里斯凑过来,仔细的看了看那个十字架。“工艺不错,是附近人丢掉的小饰品吧。”
“算了天快黑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“你先走,我还想在这待一会儿。”忽悠合拢手掌,握紧了那个十字架,目光闪烁着不知在想什么。
“你疯了么?你也知道那些怪物在黑夜里......”
“就待一会儿,没关系。”忽悠头也不抬就打断了他的话。
莫里斯本想再多说几句,可渐渐转黑的天色还是让他感到几分恐惧,“真是不要命了。”他转过身时,忽悠听见他嘟嘟囔囔的这样说道。

渣图注意
深空黑永远抽不到,只能抱着宝石蓝过日子这样子...

这世界有多复杂,你的左手握刀右手藏花

看完真的是很戳心...
社交恐惧purple梨_:

你喜欢写纸条吗?

故事依旧发生在奇怪王国,
这里的人们如同以前一样,
一直都是这样,什么都没有变。
人们依旧生活悠闲,
每天的乐趣就是去商店寻找有没有什么新奇的食物。
王国里的所有人都是这样。
那么,
商店里的零食是哪里来的?

当然是用法术变的。
奇怪王国的人们不知道其实他们吃的每一种食物都是用法术变的。
这些会用法术的人,小妖怪叫他们“仙”
这就是为什么糖纸上会出现字的原因,
都是那些仙用法术时的碎碎念。
所以,就算是同一种食物,
味道也不是完全一样的呢。

牛奶糖仙本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仙,
每天按时施施法,变变糖。
经常和太妃糖仙,跳跳糖仙日常蹲在人比较多城北那家商店里,
他们都参加了城北商店的糖果比赛,
偶尔会一起组队参加,
糖果区的比赛要四种糖果一起参加,
几个仙就那么认识了。
三个仙喜欢悄悄的偷听人们对今天糖果味道的感想,
然后把碎碎念变到糖纸上。
不过其实三个仙也不是每次都一定会一起蹲,
他们偶尔也会和别的糖仙一起蹲在糖果区就是了。
牛奶糖仙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好久,
每天比较随意,也不是特别讲规矩,
有时候脑子还会抽抽风,
干干傻事,
把牛奶糖稍微变一变口味。
不过呢,那个时候喜欢吃牛奶糖的人不是特别多,
也没有人特别在意今天的牛奶糖是不是不太一样。
只有喜欢今天牛奶糖口味的人会多写几张纸条罢了。
[我太喜欢今天的牛奶糖了]

巧克力饼干仙也是城北那家商店的常驻仙,
但是饼干仙一般没有多少人会为他们写纸条,
纸条是他们的一部分力量来源。
巧克力饼干仙是城北商店第一届饼干区比赛的第一名,
饼干区的比赛不能组队的,所以饼干仙都不是特别熟。
因为他的饼干会对人身体好。
很多人都是听说了他是第一名,然后买了巧克力饼干想尝尝。
后来发现真的很好吃,人们也开始为饼干写了好多小纸条。
[巧克力饼干不仅健康,而且也很好吃。]

突然有一天,城北的商店变得非常非常受欢迎。
第一次比赛里的很多食物都流行了起来,
比如牛奶糖,比如棉花糖。
比如巧克力饼干,比如蔓越莓饼干。
牛奶糖仙很开心,
每天变的糖都变多了,味道也有了很多变化。
喜欢牛奶糖的人,喜欢牛奶糖的纸条,变得越来越多了。
还有人比较喜欢糖果的组合,
所以喜欢牛奶糖和太妃糖,跳跳糖一起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
这个时候,
商店的第二次比赛也开始了。

巧克力饼干同样也火了,
不过饼干本来就没有糖果火,
喜欢饼干的纸条并没有变的太多。
巧克力饼干仙还是每天认认真真的变饼干,参加比赛。
在一次蹲点的时候巧克力饼干仙心血来潮,
假装自己是巧克力饼干糖仙去糖果区玩了。
然后就经常假装成糖果仙去玩了。
直到那天遇到了牛奶糖仙他们,
牛奶糖仙非常震惊,
“饼干区的大佬怎么来糖果区了?”
他这样在糖纸上写下了碎碎念。

不过那次大家还是一起玩了,
牛奶糖仙发现人们好像挺喜欢那天的牛奶糖的,他自己也很开心。
大家就经常在一起玩了。
喜欢吃巧克力饼干的人们发现这个糖也不错,
那天的巧克力饼干也很好吃,
巧克力饼干的粉丝们也默认了。
其实喜欢吃巧克力饼干的有很多很多人,
但是他们不喜欢写纸条。
可能是因为巧克力饼干太高冷了……
包装纸上面都没有太多的话,
虽然饼干很健康,而且很好吃。
但人们就是不知道怎么写纸条,
但是那一天人们发现,
原来喜欢巧克力饼干就可以了,
写纸条不一定要特别严谨。
于是喜欢巧克力饼干的人们开心的去写纸条了。
巧克力饼干仙呢,也是很开心的。

因为巧克力饼干仙,牛奶糖仙,太妃糖仙,跳跳糖仙经常在一起玩,
他们就一起变了一个糖果饼干礼包。
本来只是大家的异想天开,
可是糖果饼干礼包火了。
火的谁都拦不住了。
不论是哪种糖果还是饼干的纸条都在飞速增长,
牛奶糖仙懵了,巧克力饼干仙也懵了。
几个仙都懵了。

很多人就那么喜欢上了糖果饼干礼包,
也有人只喜欢里面的一种,
但是人们觉得礼包里的糖果饼干好像比单独的糖果饼干更好吃。
所以大家都买礼包了。
喜欢糖果饼干礼包的人变多了,
讨厌糖果饼干礼包的人也更多了,
还有一些只喜欢一种糖果,或者饼干的人,
感觉自己喜欢的他们不再是只是属于自己喜欢的。
[今天的巧克力饼干没有以前健康了,是状态太差了吗?]
[巧克力饼干为什么要和糖果一起卖啊,最近巧克力饼干比赛一直在输]
[但是甜一点的巧克力饼干更好吃啊]
[我只喜欢巧克力饼干,不喜欢礼包]
[我觉得牛奶糖不健康诶]
[太妃糖和跳跳糖其实不是特别特别好吃]
这样的纸条也变多了。

牛奶糖仙最近很迷茫,
喜欢他的人变多了,可是他却没有以前开心了。
有的人喜欢甜一点的牛奶糖,
有的人喜欢奶一点的牛奶糖,
还有人喜欢和巧克力饼干一起吃的牛奶糖。
也有人喜欢糖果饼干礼包里的牛奶糖。
牛奶糖仙不知道该怎么变糖了,
什么样的牛奶糖都有人不喜欢了。
十一
某月某天,城北商店的第二次比赛也快结束了。
不喜欢牛奶糖的人们策划了一个大事件。
这一天,铺天盖地的都是牛奶糖不好的纸条,
[牛奶糖里面有糖精!对人身体不好!]
[牛奶糖经常污蔑别的糖果!辣鸡牛奶糖!]
[牛奶糖的配方不对!这样做就不对!]
其中还夹杂着许多着别的纸条,
[其实跳跳糖就不想被绑成礼包]
[放过巧克力饼干吧,饼干被牛奶糖害了]
[礼包别再卖了,看了就恶心]
[巧克力饼干的包装纸上还有过帮牛奶糖的话,牛奶糖就是白眼狼]
牛奶糖的专属纸条糖盒子也变了,
变成讨厌牛奶糖纸条盒子了。
一夜之间,什么都变了。
十二
牛奶糖仙不想去理会那些纸条,
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厉害的仙,
他不一定能完美处理好这些。
但是那些纸条还是影响到他了,
他干过没脑子的事情,
他也说过别的糖。
他也说过牛奶糖不是最好的,有更好的糖。
可是,很多人只记得那些不好的了。
有时候的牛奶糖味道会有些奇怪,
但是也没有太多人在意了。
牛奶糖依旧卖的很好,
只是不知道买牛奶糖的人是真的喜欢吃牛奶糖,
还是再为了从糖纸上找到什么东西。
十三
巧克力饼干仙最近去参加了活动,
连巧克力饼干都不变了。
但是关于巧克力饼干的纸条并没有变少
[太好了!巧克力饼干摆脱了牛奶糖!]
[巧克力饼干就是被牛奶糖害了]
[以后再也不吃牛奶糖了]
一只认识他们的鸽子精想到,
“喜欢巧克力饼干仙的人们这样说巧克力饼干仙的朋友,巧克力饼干仙会怎么想呢?”
十四
艾米说,她想吃牛奶糖。
姐姐说,牛奶糖不好,不要吃。
艾米问,你不喜欢牛奶糖,为什么也不让我喜欢么?
姐姐不知道怎么回答她。
她怎么说呢?
说纸条上写的牛奶糖不好?
说大家都不吃牛奶糖了?
这没办法说,姐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。
艾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
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。
十五
……
……
故事结束了。
……
……
也许还没有结束。

用尽全力肝律师紫皮中,化形说和毁弃都手写了不少,就是懒得打
小声bb一句我第五人格id该生物未鉴定,有没有人来找我玩QAQ

嗨呀今天遇到一个律师太可爱了,开局看见我是玫瑰爵杰克就一直围着我转,我一开始以为他是替人挡刀就没理他,于是就出现了我在追医生而律师在追我的诡异场面...后来其他人都飞了他还在我身边转,我才知道可能是想要抱抱的,于是直接抱起来送地窖了,后来还互加了好友玩的超开心。
不过这种作死的方法大家还是不要尝试了,因为我本身就吃杰律,遇见律师必放,如果别的屠夫就不一定了233333
md弗雷迪·莱利也太可爱了吧!

毁弃与埋葬

*吸血鬼猎人忽X吸血鬼花,没错我就是不想写正常人
*OOC格外爱我
*这章没能写到少北出场求不打
*偶尔爆更感觉不错
*悄咪咪的说一句标题只是装逼

淅淅沥沥的雨声占领了世界。
浑黑的夜幕把墓园染成同样压抑的颜色,入冬后枯败的烂叶混合着泥土散发出陈腐的味道。乌鸦总是这里的常客,这群周身乌黑的家伙肆意徘徊在墓园的上空,伴随着沙哑的鸣叫,好像在哭诉什么冤屈。
黑压压的伞聚集在这块土地上,窃窃的低语声在他们之间交换,神色间流露着恐惧,又或是一丝隐隐的兴奋。
忽悠把伞夹在胳膊下,一手打开折叠的报纸,借着手电的灯光查看起上面的内容。
头版上几个醒目的大字:第五起死亡事件
题目下附带的照片经过了模糊处理,只能勉强看清受害人的轮廓,黑暗的背景衬得他的脸色格外苍白,整幅画面透着说不出的诡异。
而这张照片的主角现在就躺在他的面前。
那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苍白,突出的眼睛像死鱼那样向上翻着,面孔由于强烈的恐惧而扭曲,又因为死亡而定格。
"这些人是因为失血而死,目前这一点我们还没有向外透露,你知道,那会引起不必要的舆论。"莫里斯靠在忽悠身边,低声为他解释现状。他比忽悠的资历老,知道的也更多。
"你们明知道事情的真相,却要将人们蒙在鼓里?"忽悠皱了皱眉头,重又把报纸折叠起来,那上面的报道实在太过离谱,像是劣质的恐怖小说。
"这个守墓人是上次事件的知情人,现在却惨死在这里。真相帮不了他们,只会害了他们。"莫里斯的声音不紧不慢,一个古怪的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。
"啧。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,这里湿乎乎的真让人难受。"忽悠索性转身准备离去。
"等一下。"
是埃德蒙,他们的首领。
忽悠停住脚步,等待下文。
"如果我没弄错的话,你加入组织一年了。"
埃德蒙慢慢踱到忽悠身边,用滑腻腻的眼神捕捉着忽悠的神色,像一条老谋深算的蛇。
忽悠恭敬的垂下头。
"是时候让你成为一名正式的猎人了。"
"这次的事件就是你的历练,你需要一次亲手完成的猎杀。"
雨愈发的大了,单调的喧哗愈发的肆无忌惮。

化形说【4】(兽化ABO)

*本来在期末考试前是不准备更文的,但是!!!在这个欢乐的日子!在这个喜庆的日子!!兴奋的我又忍不住跑来更文啦!!!大家准备好迎接我的渣短小洗礼吧!!!(顶锅跑)
*OOC被我吃掉了

一块儿小小的黑色斑点游走在书架上。
它迅速的翻过重重障碍,向着顶端前进。
没什么好怕的,花少北深深地吸了口气,一只...一只蟑螂而已,大概有他的小指尖那么大,小小的身躯泛着黑色的光泽。
他抓紧了手中的字典,努力忽略身上的颤抖,保持一个蓄势待发的姿势。
那块黑斑已经接近顶端,只要再有几步......
花少北的眼睛骤然睁大,字典在他未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脱手而出,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砸了过去。
"咣当"
"哗啦"
"......"花少北一脸木然的看着散架的书架。那只蟑螂与字典都被深深地掩埋在了书堆下,房顶积攒的陈年老灰还为它们添了把土。
"怎么了?!地震了吗!!!"隔壁的吼声响起,加杂着敲击键盘声和几声枪响。
花少北深深地叹了口气,没错,不管他如何不情愿,忽悠已经成为他的室友接近一个月了。
概括的来说,他就是个九级生活残障,于是花少北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室友只得帮他忙这忙那,连洗衣服这种事都得代劳,直到有一天花少北准备拿去洗的衣服里出现了忽悠的内裤。
"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?"花少北嘴角抽搐的看着那东西,一个成年人居然还穿海绵宝宝,真是不可理喻。
"顺便帮我洗一下,你最好了,爱你。"
"去你大爷的我不爱你。"
也许哪天他就变成智障了。花少北默默想到。
"哎对了北北,你新买的沙拉酱被我打碎了,抱歉哈。"
今天我也忍住了没有打死忽悠,给自己点赞。
经过忽悠身边的时候顺便看了眼他的屏幕。
卧槽,又吃鸡了。
"看见没有!这就叫技术!花少北我带你啊?"
"不感兴趣,债见。"
最终还是在一起玩了。
忽悠很喜欢在游戏里粘着花少北,走哪跟哪仿佛一条忠实的小尾巴。
"忽悠你老跟着我干嘛啊?分头搜啊!"
"因为你是个傻子,我得罩着你。"忽悠笑了笑露出一嘴白牙。
"谁罩谁呀我靠。"
也许是受了那笑容的感染,花少北的声音也带了几分笑意。

@眠狼 大大画风超好看!!!从华福就开始追的!!

@河唐先生 就算先生天天给我吃刀子我也爱她!!!